采风随想
黄岗侗寨——藏在深山人未识
会员ID:10  发表日期:2015/1/14 20:47:29  点击量:1642次
         【黔东南】黄岗侗寨——藏在深山人未识
                                       转载自新浪博客我行,我色…
 
   在贵州的第二日,从岜沙出来到达从江县城已是近黄昏的光景,大队人马入住从江县城的从江大酒店,
   从江,是一个只有四万多人口的小县城,我们住的那条街上,通排几乎都是饭馆,饭馆里经营的自然都是颇具当地特色的菜系,以酸汤或以腌味为主,而一路上领队更是有过特别推荐,从江是中国有名的香猪之乡,到了从江务必要尝一下烤香猪的美味。对于美食,我依然是处在保守传统的那一种,我无法想象若把整个烤猪放在我面前,我还会下得去筷子,算了吧,不如止步于想象吧。
   那一晚填饱肚子后,借着消食的理由踱去从江二桥赏夜景,相比于冬日夜晚冷冷清清的街道,二桥边的夜景就显得热闹多了,虽然那份热闹只是人为的霓虹所烘托出来的,却已是足够惹我惊讶,这样一个小小的偏僻之处竟然也会有这么璀璨迷离的夜色。而稍后在从江鼓楼欣赏到的有如天籁一般的侗族大歌,更是让视觉听觉都得到了极致的享受,所谓歌养心,是深有体会了。
    说到从江鼓楼,就不得不多啰嗦几句,从江鼓楼被称为是目前中国最高的鼓楼,并被列入吉尼斯,鼓楼在两棵大到我甚至以为它足够把整个从江县城都庇佑在其树盖下的大榕树的掩映下,更是被赋予了几许神秘的色彩。隔天早起后按照约定的时间酒店门口集中出发,地上湿漉漉的,有雨过的痕迹,看一眼不远处那两棵被雨水洗刷过后显得更加葱郁的大树,不由深深吸一口气,空气怎么样都是清新可人的。
    按照行程,我们该去到下一个目的地,小黄大歌的发源地——小黄侗寨,本来去小黄的重点就是赏大歌,领队说,小黄人为破坏的太严重了,导致环境脏乱差到极致,已没有太多的可看点,我们大歌已听,不如避开小黄去比小黄更远些的黄岗吧,全车人一致同意,于是提议通过,转而前往黄岗。
    进入黄岗的路并不好走,且正在修路中,行一路颠簸一路,通常这时候的我是最安静的,走这样的路,我总得晕车,每每如此,屡试不爽。不过也正是因为路难走且藏在深山的缘故,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保存完整且几乎原生态的侗家寨子,我们去的那天中午,游客不多,加上我们统共才两队人马,虽分属两个团队,但都是跟随同一个公司的旗子,所以领队说的没错,知道黄岗的人并不多。不过等到路修好了,游客自然就会多出来了。
   黄岗是黔东南鼓楼最多的侗寨,一共有五座鼓楼,可见村子规模之大。村头有人家正在起新屋,而边干活边烤火更是这里司空见惯的。
   侗家的粮仓通常都是建在水上的,防火,也可以很好的预防老鼠的侵袭。粮食,基本以糯米为主,对于常年劳作的侗家人来说,糯米会比较耐饿。
人在黄岗的最大感触就是,黄岗人真的很淳朴,走在村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会对你露出善意的笑容。
   侗家住在水边边,这里的房屋分布似乎没有统一的朝向,但无论面对哪个方向,都会是修在河溪两旁,跨水而居。一楼牲畜,二楼住宿,三楼粮仓。而粮食都是这样晾晒着保存的,我不知道这里加工粮食除了石碾之外是否还会有更先进一点的工具。
而黄岗的环境其实也是少如人意,不说别的,光那沟渠中发黄的水质就看着让人有些心慌慌。
传说黄岗曾经是全中国婴儿成活率最低的一个村,也是老人驼背最严重的一个村,而导致这些的原因,可能很大程度上跟黄岗的卫生状况也是脱不了干系。
侗家年轻一些的女性服饰基本已汉化,但那些年长的,却依然保留着侗族特有的传统服饰,侗家人喜亮黑色,而她们制作服饰的材料都是自纺、自织、自染。
听到我们招呼,她笑着抬起头做着手势回应我们,她不会说汉语亦听不懂汉语,这已足够,微笑无疑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的最好方式。
    侗家人喜欢喝酒,每到稻谷收获的季节,便开始自酿糯米酒,一天从早到晚也就能酿个十来斤米酒,很金贵,都留作自用,不舍得卖给别人,阿春不知在哪家好说歹说磨了好久以7元一斤的价格得了几斤,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黄岗有无数的晾谷架,整个寨子摆放着金黄的糯米,整个寨子又散发着糯米酒的清香。
据说侗家的男人成婚以后,便“游手好闲”了起来,养鸟遛鸟是他们的一大乐趣,而妇女倒反而成了劳动的主力军。
   而黄岗的水上厕所也是这里的一大特色,水田中接一连二的到处都是,足够简易的了,连个遮掩的棚都没有,可苦了我们这些外来客,哈,想找个解决方便的地方可是煞费苦心啊。
   这位大哥也是游客,他其实不是真的在上厕所,他只是觉得好玩,上去给大家示范了一下。
   我们在这边,娃娃在那边,中间隔着一条宽宽的沟渠,小娃娃在爷爷的授意下,羞涩的抬起手回应着我们,很讨喜的样子,想拿一些零食给他,手够不着,抛过去显然又是少尊重。于是一步三回头离开,看着小孩子追随我们的目光,心里头莫名其妙的的就有了一丝丝的愧意。
   我第一次知道,板蓝根除了药用之外,还能够拿来染布,侗族人身上的黑亮布衫就是用种植物的汁液印染而成的。
   侗族妇女从山里采来板蓝根(也叫蓝靛)后,取其叶子,浸泡在缸桶中,数日后,清水就会变成深蓝色的染料。浸泡后过滤出来的染料,这期间,还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对桶内的水进行搅拌,一是确认染料是否已经足够的蓝,二是让染料变得更均匀。上游的水质看着略微清爽一些,一位侗家妇女正在漂洗刚刚出缸的染布。据说浸泡漂洗这两道工序得反复多次,这样才能确保布料的颜色能够更加的均匀自然。染布漂洗晾晒后,还得捶打,直到把蓝布敲打成像纸片一样的薄度。
    黄岗小学在寨子的最高处,我们循着朗朗的书声走到里这里,那个女老师看到我们,很善意的笑。这里除了本村的孩子,也有外村的孩子在这里就学,山里的孩子读书难,想象得出他们平时上学往返路上会有多么的艰辛。外村的孩子平时就吃住在学校里,条件很辛苦,打的都是地铺,白天铺盖一卷,这里还得充当学前班的教室。教室后面一件简陋的屋子是学校的简易食堂,几个年轻的女子带着一些孩子正在用中餐,没有饭也没有菜,每人端着一碗看着有些辣辣的米线,却是吃的够香,看着着实让人有些心酸酸。
    跟所有的侗寨一样,黄岗村口也有座长长的风雨桥,风雨桥,又称花桥,亦叫福桥,为侗族建筑“三宝”之二,是侗族人民引以自豪的民族建筑物,整座桥除了石墩外,全部为木结构,跟鼓楼的结构一样,也是不用一钉一铁,全用卯榫嵌合而成,所以,不得不说,风雨桥,是侗族建筑艺术的一朵奇葩。
在侗乡,纵横交错的溪河上都建有风雨桥,人们根据自己的爱好和河床的宽度大小,设计出各式各样的风雨桥,不过在众多的风雨桥中,以亭楼式的风雨桥居多,这种风雨桥于长廊顶部竖起多个宝塔式楼阁,楼阁飞檐重叠,少的有三层,多的达五层。桥身庄重巍峨,如巨龙卧江,气吞山河,十分壮观。桥面两侧有精致的栏杆和舒适的座位,可供人们憩息。桥壁上或雕或画有雄狮、蝙蝠、凤凰、麒麟等吉祥之物图案,形象诙谐洒脱,古香古色,栩栩如生。据传,风雨桥建在溪河上不仅仅是给人们交通提供便利,而且还有镇邪和留财之意。

版权所有:贵州山人行摄影采风网 srx123.cn   黔ICP备13004298号-1
联系电话:13037875793   QQ:2740825783

说明:用QQ直接登录本网用户中心,非常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