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风随想
寨头神秘祭桥节
会员ID:15  发表日期:2015/1/21 21:13:36  点击量:1377次

寨头神秘祭桥节  

转载自千千阙歌   2009-09-08 22:06:00|  


    假如不留意,人们在沪昆高速贵州段看到一个叫“寨头”的地名时,并不能把它和苗寨联系到一起。从外表看,寨头显然和我们想象中的苗寨相去甚远:水泥结构建筑盖过木楼人家,让人感到这是一个汉化很严重的苗寨。

    只是在2008年3月8日午后的阳光中,寨中遇到的几位闲聊的老人,才令我们恍然醒悟。

    那天晚上,远嫁武汉的女孩万祖英说,人有三个影子,一个是魂魄,另两个在地上。我们正从一户人家门前走过,一妇女在黑暗中抱着孩子,手持一根香。祖英称孩子的一个影子丢了,不听话,把它喊回来。开始我还不相信人在地上有两个影子,走到光亮处,总算看清从不同方向折射出的两个,我折服于祖英先祖惊人的观察力。

    这个16岁外出打工的女孩,特地为祭桥节回娘家。据她回忆,大约在2000年以前,寨中看上去还是大片大片的木楼,此后村民靠高速公路占地补贴和打工盖了砖房。320国道穿寨而过,木楼越来越势弱。


一房族,杀一头猪,而且猪血一定要洒在桥面上。

也雾山、石坪河、接龙桥。

“龙荫福祉”的传说已流传了700多年。

划拳行酒令,声声离不开“龙”。  


    前一天还阳光灿烂,“接龙”这一天真的下起了雨。

    2008年3月9日,“二月二,龙抬头”。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三穗县寨头村,石坪河边,绵绵的雨雾开始罩住小河另一边的也雾山山头。“千里苗疆门户”寨头苗寨的村民正按传统的程序,以房族为单位进行祭桥的最后一项,分吃祭品。饭毕,也雾山的“龙”也就被接到了寨头。

一、歌师揭秘:最初只有刘家祭桥

    寨头口耳相传的历史中,最先来的吴、张两姓居民,起初住在现寨子对面高速公路背后的山上,下方张家通过流水带来的菜叶,知道了吴家的存在,后来又通过各自住地鸡粪的多少,认定吴家是这片土地最早的主人。吴、张两家因此分别担当牯藏头和活路头的角色,带头祭祀和耕作。

这是寨头一般上了年纪的人都知晓的故事。至于寨头小学退休教师、歌师万方程讲述的内容,了解的人并不多。67岁的万方程是当地屈指可数的歌师之一,此人出类拔萃的才能在于,能够唱完36首盘古歌,这在整个苗族中都不多见。

    盘古歌记录了苗族从古至今迁徙繁衍的历史。祭桥节前夜,寨头十二房族商议好次日的活动安排后,万老师抽空接受了我的采访,在灯光下,他显得神情紧张而严肃,不知是对这门古老艺术未来的忧虑,还是为节日奔走太累。

    万老师,寨中会唱盘古歌的人已不多,年轻人中几乎没有,为了拯救濒临失传的技艺,已打破只传家族内部、传子不传女的规矩,可没有人愿意学。近几年他开始整理歌词,为挽救危局做最后努力。

    万老师讲了祭桥节的真正来历,并解释说这段历史没有广泛披露,是涉及房族间的一些矛盾。相传最早住在现今寨子的,是刘家(原柳家),最初也只有刘家祭桥。该家族一对夫妇结婚多年无生育,偶遇一仙人谈论“我带来两个仙童无家归,谁在这个地方架一座桥就可以生两个宝宝”,于是照仙人说的架了一座桥,果然生下一对宝宝  ,日后人丁兴旺,占住大半个寨子。但是由于刘家倚强好胜,和张家发生冲突,追杀张家五兄弟只剩下一兄弟,在寨子和高速公路间开阔地的平溪边,万家一个叫构修(音)的祖先正在钓鱼。构修出手相助,收下张家惟一血脉做干儿子,张家才免遭灭顶之灾。日后刘家衰落、张家兴盛,前者自感不能承受祭桥之重,提议全寨一起祭桥。时间定在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二。

二、原本要杀猪,肉价上涨,就杀鸡鸭替代

    3月9日(农历二月初二),寨头12房之一欧弯22岁的小伙子万芙菁凌晨五点起床,帮妈妈生火煮粑粑。而本房成家立业的男人们,三点半就抬着猪出发了,去祭桥地“南捞”屠宰。去“南捞”的公路已修通,也有人用汽车装运。过去祭桥,每房都要杀一头猪,现在肉价上涨,加之平时能吃到猪肉,也有的没杀,用鸡鸭替代。

    村民们为这一天已做过不少准备。3月8日,我们在寨子后面的公路上,看到牯藏头吴光权等人,在路边用竹子扎祭桥入口的门,吴称:“如果以后国家支持,做个铁门,就不用年年来修了。”

桥就位于坡路下去的山谷拐弯处,从这里望去,前方有一座盘亘的山,朝一个方向延伸,那里,就是传说中的寨头村民祖居地——也雾山所在。我们站的山叫龙头山,意思是祭桥之后,“龙”被接来后头所在的位置。

    有人在溪谷修桥,这是祭桥前必备的环节,把破旧的地方修葺一新,这座桥平时有人走,通向寨头村民的田地和另外一个寨子。眼下的桥换上了水泥桥墩,由于山谷里洪水凶猛,加之桥在拐弯处,经常被冲断,至今河滩上还可见断桥墩。    一条新修镶有卵石的水泥路很陡,直通山谷,祭桥那天,小雨,有点滑。谷中已见一些切割猪肉的人和徘徊的烟雾了,祭桥就在桥两头、桥上、桥下未翻耕的稻田及溪边空地进行。桥两边还插了竹竿,并把一种绿草搭在上面做装饰,杀猪要到桥上,来的人要先从桥上过,烧香、烧纸、摆祭品也要在桥上,以示对桥的崇敬。

    桥头有本寨惟一的土地公——万昌胜在这里烧纸,不远处已有人架铁锅煮鸡肉,各处都有人架起锅往里面丢猪肉、鸡鸭肉,不断有杀猪声响起。

    着盛装的妇女和姑娘陆续提着篮子赶来,篮子里装有粑粑、酒、碗筷等物,她们接连从桥上走过。桥上有人烧纸,摆满各种祭品,山谷里人越来越多,鞭炮声不断。雨越下越大,炊烟和雨雾混到一起。直到中午时分,冒雨吃完祭桥饭的人群才散去。

三、“不希望你们一走,我们就脱下民族服装玩去了”

    3月8日,祭桥节前夜,在村委会商议的村民拿到了政府发给每房的100元钱,作为招待游客补贴,寨中威信较高的几位现身说法,鼓励大家着眼于长远,牺牲眼前利益。

36岁的寨头村民万忠明对传统文化的现状表示忧虑,他坦言,“你看到的东西明天就会发生变化,我不希望你们一走,我们就脱下民族服装玩去了”。他曾去湖南和广东打工,回来之后发现家乡的房子变了,但习俗还是没有太大改变,但他认为,将来“肯定会被同化,避免不了的”。忠明举例说,原先举办祭桥节重要功能之一,还是为男女青年结合提供机会,但现在这种功能已基本丧失,很多年轻人都不会唱苗歌了。

   “如果政府不支持,传统文化会很快消失”,万忠明称,政府搞活动是为了让传统保留下去,但希望有后续,为老百姓带来效益。他初步算了一下,搞一次活动每家花费动辄数千,如果不能带动旅游,传统文化的传承将难以为继。

以下图片来自“腾讯论坛”   作者:力所能及   2011

 

版权所有:贵州山人行摄影采风网 srx123.cn   黔ICP备13004298号-1
联系电话:13037875793   QQ:2740825783

说明:用QQ直接登录本网用户中心,非常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