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风随想
格头苗寨的一天
会员ID:15  发表日期:2015/1/29 19:08:11  点击量:1230次

编者按:格头一个藏在雷公山深处的苗寨,现在柏油路已修到寨子。下面的这篇文章充分展示了格头苗寨的美。

 

转载自 我的搜狐

作者  远方的那一片客栈

编写于2010年


格头苗寨的一天




鲜花簇拥的格头苗寨


  雷山是我的故乡,那里拥有一座座繁星点点般的苗寨。一般人对雷山苗寨的认识大抵只是西江和郎德,实际上,雷山拥有像西江和郎德这样的风景优美的苗寨有360多个,这些卧藏在深山中的苗寨座座均如诗如画,古朴宁静,世外桃源般遗世而独立。就雷公山腹地而言,就有排卡、乌东、雀鸟、方祥、格头、毛坪、白岩、陶尧、黄里等,这些苗寨要不就傍溪水而设,充满了不施脂粉的灵气和秀美。要不就兀立于云遮雾罩的险峻半山之上,因人迹罕至,无独具有美丽的景色,还有几分神秘的色彩。

  五月天,我撇开闹市的喧嚣,一头扎向雷公山脚下的格头苗寨。从县城雷山到雷公山,翻越雷公山后有两条公路,右手通往毛坪和更远的小丹江(隶属于榕江县),左手则通往雷山县历史上最边远落后的方祥乡。格头苗寨就隶属于方祥乡的一个寨子。

  方祥乡自然风光虽然非常美丽,但经济却十分落后。落后到什么地步?这几年我几乎回故乡都要去哪里逛一逛,对那里稍有了解。那里有一座小学,小学的学生们都是寄宿,来自大约十里二十里的附近苗寨,这些孩子们每个星期用幼小的身躯从家里背着柴火和白米风雨无阻地翻越山路到学校,因经费问题,学校没有食堂,每天中午下课铃一响,孩子们就奔出教室,拿出从家里带来的白米和柴火到校外的田埂边露天挖一个小洞,就地煮饭吃。这里需要进一步描绘的是,他们完全只是把米饭煮熟后裹腹生存而已,没有油盐更没有肉和蔬菜。这次陪同我们去格头的方祥乡杨乡长说前两年有好心的善良人氏捐助了五万元钱给学校,专门用于孩子们吃菜吃肉的补贴。到今年也快要用完了。

  有一次我到方祥学校,校长说孩子们家里穷,每个孩子家里只能供给一条棉被,到了冬天,山里的寒风象刀子一样凌厉,满天大雪罩住山巅深谷,孩子们为了保持温暖,只好两个人把被子凑在一起挤睡,一条被子作床垫,一条被子作盖被。学校的教师们本来每月就有那么几百元钱工资,对孩子们也爱莫能助。后来在冬季来临之际,我和一些朋友合起来捐助了包括盖被和垫被及床单枕头等一百多套用品给学校的孩子们。这些往事不足挂齿,说出来只想表达一个理念,那就是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自己可以做的事情,那这个世界就会有更大的改观。

  乡所在地的方祥如此贫穷落后,隶属于方祥的格头村比方祥还要差。可以说这里没有任何一样物产可以变成商品而换为货币,就连村民们把猪养大后也卖不出去,因为附近根本就没有人买,如果拉到县城,就要把一两百斤的猪抬到公路,又还找车辆帮忙拉,如此一来,豆腐都盘成肉价钱了。

  去方祥乡公路上往右手拐向山脚就是去格头。格头公路通公路时间不长,原为泥沙路面,去年州委书记到格头苗寨视察工作,下令把这条路改为柏油路面,为格头以后的旅游经济创造条件。眼下县里正贯彻州委书记的指示,加紧修筑新的柏油路。来到格头的州委书记,可能是目前为止到格头的最大官员,一来就改变格头公路的状况,这样的官来得越多越好。

  我们就只好弃车而行了。

  坑坑洼洼的路上布满泥泞,路两边则是盛开的野花。在树上、在溪畔、在脚边、在盈眼的视觉里……

  格头苗寨位于方祥乡西南部,村寨海拔1046米,国土面积34678亩。全村辖3个村民组124户544人,全部为苗族。发源于雷公山东坡的乌密河为清水江的分支,河流常年清澈澄净,温婉娟秀,从村寨中蜿蜒穿行而过,河两岸是苗家吊脚楼飞檐翘角掩映在一片翠色之中。村寨镶嵌在被誉为“活化石”的国家级保护树种秃杉群落之中,更有一株年逾千年、华盖如伞、苍翠挺拔的秃杉之王耸立于村寨之中,护佑村中苗族子孙,亦为格头村寨的起源。村寨内绿树成荫,鸡犬相闻,恍若世外桃源,是一块不可多得的原生态旅游宝地。她让人想起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一个深藏阁楼的村姑。

  边远落后虽然很遗憾,但往往却是保留历史和珍稀动植物最好的天然博物馆,格头苗寨除了宁静古朴的自然景色外,最出名的就是秃杉。我们本来要去还有半个小时才到的地方看秃杉群,刚才走了很多路我就说——

  “累了,算卵不走了。”

  于是就撷了根狗尾草含在嘴上,坐在溪水边光滑的卵石滩,遥望对面那座历史久远的木碾房,发黑的木板已经歪歪斜斜,看来已经难以遮挡风雨,村长说他们想把这座碾房重建起来。也许历史就像这座碾房,由盛而衰,由衰而盛,风水轮流转,不断地往复循环……我就这样耳听松风流云,放逐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

  是宁静的氛围让我能够思绪驰骋,我实在是太喜欢格头的宁静了。这里宁静得鸟唱和鸡鸭鸣叫都象吴侬软语的呢喃。乌密河水清可作镜,我在溪水边凝神而思,边远闭塞而景色绝佳,人语喧闹却铜臭扑鼻,这是一个永远不能解答的悖论么?

格头路边的野花

仙境

古朴

新娘

娘舅家的嫁妆

凝固的时光

秃杉护佑下的苗家

寨子中远近闻名的“秃杉王”

恍若隔世

被鲜花“无情”包围的寨子

崖上一瞥

吊角楼

俯瞰

版权所有:贵州山人行摄影采风网 srx123.cn   黔ICP备13004298号-1
联系电话:13037875793   QQ:2740825783

说明:用QQ直接登录本网用户中心,非常方便。